zblogger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成语 > 正文

成语

大佬塞玩具无法走路_翁熄合集

admin2021-07-02成语70808
这种随时会被发现的感觉,真是太刺激了。 好容易熬到那几个小伙子走了,刘海超又开始动作,李子红的身体已经止不住地打颤,源源不断的热流直往下腹奔涌。 刚才是只怕被发现,现在忽然放松下来

这种随时会被发现的感觉,真是太刺激了。

 

好容易熬到那几个小伙子走了,刘海超又开始动作,李子红的身体已经止不住地打颤,源源不断的热流直往下腹奔涌。

 

刚才是只怕被发现,现在忽然放松下来,她的身子比刚才还要兴奋!

刘海超也是越来越激动,想着既然师娘把我当成了师傅,那我就是真枪实弹的上,应该也没有问题吧!

 

想到师娘绝美的面容,刘海超忍不住从闷热的被子里冒了个头,接着月色细细观察师娘的面容。李子红现在睫毛微颤,双颊绯红。师娘满脸渴求的样子让刘海超热血上涌,他可还记得师娘和师傅做那事时不满足的表情。

 

一个激动,刘海超亲上了自己肖想已久的红唇。

 

这可是师娘!平日里看得摸不得的,师傅的女人!

 

谁知这时,刚才试图看活春宫的那几人到隔壁拐了个弯回来了!

 

“靠啊!”

 

刘海超忍不住骂了一句,但也得老老实实缩回被子里。

 

主要是师娘和师傅在这边城里人脉颇广,若是被哪个熟人撞上他这徒弟与师娘搅在了一起,师傅那把据说是祖上御赐的黄金铲可不会留情。

 

不过这回,他可不如上回老实,两手彻底解开师娘的上衣扣子,隔着触感柔滑的内衣轻揉起来,腰胯也开始在某处轻轻耸动。

 

“啊……”李子红眼角泛红,忍不住睁开含了层雾的眼睛。

 

她知道刘海超是顾虑旁人,可她此时只想与自己这小徒弟狠狠纠缠!李子红瞪着路过的那几人,心里盼着他们快点走。

 

可惜这几个小伙子显然没有听到她的心声,不止步子迈得跟原地踏步似的,还开始小声交谈。

 

“喂,你说咱们去旁边那铺上会不会看得更清楚?”其中一个小伙子小声冲同伴道。

 

李子红心里一惊,这不会说的自己这床吧?

 

“不好吧?随便上人家的床,要是女的可咋整?”同伴虽然心动,但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

“女的更好啊,说不定咱们还能快活一夜……你看这片儿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?”

 

这下就连刘海超都听到了这两人谈话,停下动作。他睡前可只是随便想想,这人倒还真想上来骚扰自己师娘?

 

“片儿里是片儿里,到时候人家举报你骚扰,你可得蹲局子了。”

 

“嗤,不去就不去,废话那么多,老子自个去!”

 

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此时又是欲火难耐,就跟个人形泰迪差不多,哪里听得进劝?两三下就爬到了李子红和刘海超的床边,正好对上李子红慌张的眼神。

 

李子红此时双眼含泪,面色潮红,就像熟透的水蜜桃一般。

 

小伙子一愣,吹了声口哨:“哟,老子这可是捡到宝了!美人儿你听了旁边这么久,怕是也想吧?哥哥就来满足你!”

 

这小伙子说着就要去掀李子红的被子。

 

李子红慌乱不已,紧紧扯住薄被。自己的衣服可是被那不老实的小徒弟解了个干净!这么一掀不是立马就要走光?更何况,那小徒弟可就在自己被子里!!

 

力量僵持之下,刘海超猛地掀开被子露出个头,低声怒吼:“滚!”

 

“靠,有主的!”小伙子与刘海超四目相对,尴尬不已,只能恋恋不舍地瞟了李子红一眼,赶紧下床走了。

 

动静这么大,就连隔壁床小情侣的动静都停了,李子红再装睡可是说不过去,只能装作被吵醒的样子半睁开眼:“阿超,这是怎么了?”

 

刘海超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,相当心虚。

 

一边紧张地观察师娘反应,一边强作镇定:“额,没什么,刚才是认错床的。”

 

好在师娘似乎睡迷糊了,听他这么说便翻了个身闭上眼睛:“噢……那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

李子红的呼吸很快重新变得平稳,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上衣被解开的事。刘海超抹了把额上冷汗,再次轻手轻脚地伸手过去,把师娘胸前的扣子全都扣上,这才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

小心下床,刘海超冲进厕所,手上还残留着师娘胴体细腻柔软的触感,仔细看,他的手指上还有些水渍。

 

这是师娘的……刘海超面上一热,只能在厕所里自给自足起来。

 

等这档子事做完,刘海超心中猛然一惊,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!

 

自己刚才做了什么!?

 

用冰冷的水狠狠洗了把脸,刘海超看着镜中的自己,狠狠骂道:“刘海超,那可是你师娘!你怎么能做这种对不起师傅的事!你可真是精虫上了脑!”

 

与此同时,被留在床上的李子红悄悄睁开眼睛,她刚才已经完全被挑起了感觉……就在这种紧要关头,刘海超竟然丢下自己走了?

 

而且旁边那对小情侣……已经再一次渐入佳境。

 

扭了扭相当欲求不满的身体,想象着刘海超健壮的身体,李子红只能把一切都怪到扰了他们好事的年轻人身上,这下倒是丝毫没觉得刘海超这出格的举动有什么不对。

 

刘海超隔了好一会儿才回来,只是躺下的时候不再像刚才那样紧贴着李子红,而是睡到了床的另一角落,能离李子红多远就有多远,被子也没盖,就这么睡了。

 

李子红夹着腿等了半天,好容易盼到刘海超回来,却没等到刘海超作乱的手,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

刘海超是个心大的,心里没了杂念,此时已经传出轻微的鼾声。

 

李子红简直不可置信!明明是你这小徒弟胆大包天,就差临门一脚你倒睡着了!?

 

越想越气,李子红这个当师娘的忍不住伸出腿踹了大逆不道的徒弟一脚,气哼哼裹着被子睡了。

 

可是欲求不满的夜晚哪有那么好熬?第二天起床下车的时候,李子红眼睛通红,眼下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。

 

刘海超看在眼里,更加愧疚,赶紧抢过所有行李,大包小包背着:“师娘昨晚没睡好吧。”

 

李子红看他一眼,心说还不是拜你所赐?可她昨晚可是“睡着了”的,这话可不能明说,只能道:“嗯,可能有点晕车吧。”

 

我可真不是个东西!刘海超恨不得再扇自己两巴掌,讪讪地跟在师娘后头,没有说话。

 

李子红有些奇怪,但她气还没消,便没有多问。

 

两人很快出了站,一对父女一见着他们,立马热情地迎上来。尤其是那个小姑娘,直接抱住了李子红的大腿:“子红姐!你终于回来了,想死我们啦!”

 

李子红也很惊喜:“哎哟!这是圆圆吧!都长这么大啦?”

 

那个带女儿的汉子脸上有块刀疤,爽朗大笑:“圆圆!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这不是姐姐,这是小姨!”

 

“不嘛爸爸!子红姐姐这么年轻,叫小姨多老呀!”圆圆扎着两个羊角辫,眼睛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溜圆,黑亮黑亮的像两颗小葡萄。

 

她抱着李子红大腿,嘴上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

李子红也不在意:“称呼而已,圆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!”

 

“耶!”

 

圆圆觉得自己得了特权,相当兴奋,一把扯住李子红的裙边蹦跳起来。

 

李子红今天不用上班,穿得很休闲,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,下身则是条浅黄色短裙,一头长发高高地梳成马尾,显得清纯有活力。旁边路人也是频频侧目。

 

坏就坏在,这短裙可是松紧腰的!李子红腰又细,松紧腰的裙子被圆圆这么一拉,立马垮下大半,露出了大半个蜜桃般的臀!

 

刘海超一直跟在她后头,更是把这风光看得一清二楚!更引人注目的是,这翘臀上仅仅挂了几根白色绳索……像是丁字裤的痕迹。

 

“圆圆!!”所有人都是大惊!圆圆的爸爸李志强赶紧把女儿拉过来数落一通。

 

李子红面色烧红,飞快拉起裙子,赶紧遮住外泄的春光。

 

可看着圆圆委屈的神色,她又生不起气来:“圆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啊!”

 

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钟,他们旁边的路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这边发生了什么,刘海超却是满脑袋都是刚才惊鸿一瞥的翘臀。

 

昨晚他可是把师娘全身上下摸了个编,包括这饱满的臀肉。只可惜太昏暗,没来得及看清楚。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